中国传统玄学 周易八卦测吉凶 算命大师解烦忧

算命大师在线免费测算(无广告清爽版)

冥冥之中天注定 掌握命运自逍遥 最准的在线算命 完全免费算命 算命大师在线为您全程服务 鼠标一点 自助算命
风水民间传说故事集锦篇二_算命大师在线网

风水民间传说故事集锦篇二

来源:网络 日期:2018-12-21 17:54:27

  白得财的小儿子是个傻瓜。让他去打醋,他可能会打回酱油;让他去买凉粉,他八成给买成豆腐。

  就是这样一个傻子,在今年的清明节却担负起了为白家上坟的重任。

  所谓上坟,就是清明节那天,家家派出男丁,携带铁锹镐头、香表供品到自家坟茔,把一年来被雨水冲走的泥土重新添补在坟上,然后摆上供品,点燃香表纸钱。这样,坟头上有新土,有青烟缭绕、纸灰飞扬,就证明这一家后辈有人,有香火相传。

  而白得财一家对上坟尤其重视,因为白家的祖坟占了一块风水宝地,才有了白得财如今人旺财也旺。最初谁也没有把那块地看在眼里,那块地原属周家,是个水洼,早先还可以栽几支莲藕。后来周围岗上石不断冲积,水洼几乎被填平了,裸露的礓石湿漉漉的,种什么都不长,就成了荒地。有一年白得财的父亲带着一家老小逃荒到这里,不想祖父病故了。白得财的父亲用一根扁担换取了二分之一的水洼地,埋葬了祖父;又倾其所有买了一亩菜园,就在这里安家落户了。后来白得财的父亲去世,也葬在了洼地,洼地就正儿八经成了白家的祖坟茔地。白得财当家以后,祖坟的风水开始发威,让他心想事成,干什么都顺手。老婆一口气生了三个儿子,打破了白家八代单传的局面;那一亩菜园四季常青,种什么菜都疯长,养活一家吃喝穿戴还有盈余,白得财就拿盈余置买土地,不知不觉竟有了百亩良田,成了村里数一数二的富户。稍稍遗憾的是小儿子有些傻,但再傻也是个男丁。白得财认为,白家先人一挑两担来到这里,不出三代就如此发达,凭的就是祖坟的风水!

  既然祖坟风水如此眷顾后辈,白得财对祖坟的祭祀也就格外重视,四时八节都要送些纸钱。清明节则是重头戏,白得财再忙也要亲自出马,培土添坟,上香烧纸,磕头谢恩,祈福祈财。

  然而今年的清明节,白得财却不能亲自上坟了,就连他那两个大儿子也不能到祖坟上添一把土燃一炷香了,因为他们父子三人都在县衙的大牢里关着呢。而他们之所以蹲班房,也是因为祖坟。

  说起这场官司,得提到马家。马家是本村人,祖上以磨豆腐为生。到了马大头这一代,继承了祖上的旧业。后来因为不断地添丁进口,磨豆腐之外,又添了泡豆芽,都是水中求财的事业,图个“财如流水滚滚来”的吉利。尽管愿望不错,年复一年不过混个温饱,总也发不起来。也是求财心切,马大头找了邻村一个阴阳先生指点迷津。阴阳先生吃饱喝足之后,说是他家祖坟风水不好。马大头又花了一些钱请先生给找块风水宝地。阴阳先生揣了银子在村外勘察,竟指着埋葬白家先人的那块洼地。望着阴阳先生远去的背影,马大头还有些将信将疑:这个一年四季都湿漉漉的洼地竟然藏着风水?可又一想这些年白家发得如火如荼,可见风水之说不虚。一年四季湿漉漉,说明这里有水。风生水起,有风有水,合起来可不就是风水!白家当年穷,只买了这洼地的一半。马大头找到周家,买下了另一半,然后选一个吉日,迁葬了祖坟,并鼓励全家说从今以后咱们家有祖坟的风水罩着,只要父子同心、兄弟合力,发家致富指日可待!

  说来也怪了,马家自从迁了祖坟,那日子就渐渐有了起色。马大头在家领着妻子女儿没黑没明地磨豆腐、泡豆芽,两个儿子则走村串乡销售豆制品,甚至把豆腐、豆芽卖到了城里。生意顺风顺水,如日中天,很快就积累了不少银钱,也成了村里的殷实人家。

  祖坟的风水带来如此财运,马家自然对祖坟倍加崇敬珍爱。

  料不到的是,正是对祖坟风水的珍爱,给两家招来了一场官司。

  这一年的夏天下了一场大暴雨,祖坟上的泥土流失不少。天刚放晴,马大头就带着儿子们整修祖坟,铲起四周的浮土,添加在坟头上,使祖坟比原先还要高大。

  马家的人正忙活,白家也来整修祖坟。一到洼地,白得财就瞪大了眼睛:“你家铲浮土怎么铲过了地界?”

  两家的坟地中间立有界石。马大头站在中间看看,刚才只顾添坟,没提防真是铲过了界。不过也不多,顶多越界四指宽。马大头抱抱拳表示歉意:“对不住了白大哥。多铲了两筐土,我让娃子们去那边岗上抬几筐还你。”

  白得财说:“别处的土,再多我也不要,我只要我家坟地的土!我这边的土,是从祖坟上流下来的,沾了风水灵气,一筐也不能少!”

  马大头说:“你这不是难为人嘛!”

  白得财说:“不难为你,让我的娃子们从你家坟上挖两筐土就行了——刚才你说顶多两筐土!”

  这地方的习俗,最恼人的事情莫过于挖祖坟上的土了。马家父子一字排开,护着祖坟:“谁敢动手!”

  白家自以为正义在手,举着家伙硬往上冲:“取回自己的土,有什么不敢?”

  两家都是父子兵,狭路相逢,顷刻间血肉横飞,都是伤痕累累,血染红了风水宝地。

  接下来,两家先各自用药养伤,然后花钱请讼师写状纸再摆酒席请客贿赂师爷向县老爷告状。县老爷是个吃了原告吃被告的刁官,得了白家的银子,判马家败诉:你添补祖坟无可非议,怎么可以越界取土?先打后罚,让马家吃了不少苦头。吃了马家的贿赂又改判白家无理:不就是两筐土嘛,人家又不是不还你,怎么就可以动手打人?先罚后打,同样让白家苦不堪言。两家自然不服,脚跟脚去府衙喊冤。知府见是小事一桩,不予受理,发回县衙重申。县老爷大喜,正要把原告、被告再吃一遍,不料噩耗传来,老爹去世,按规矩他回籍丁忧,只好把这块肥肉留给后任。

  新老爷却与前任不同。先分头传唤了两家的当事人,又去村里作了调查,弄清了纠纷的来龙去脉,这才升堂判决。新老爷把两家行贿的银子摆在大堂上,语重心长地说:“纵观这起纠纷,真如芥豆之微,可你们两家却打得头破血流,缠讼将近一年,浪费了许多大好时光,实在不值!我也不收你们的贿赂,只要你们即刻息讼,握手言和,回去种地经商,把日子过好!”

  白家占理,不肯就此罢休,表示定要向官府讨个说法:至少让马家当堂道歉,并赔偿这一年的损失。

  马家也不认为自己理亏,是你白家先动手打人,才造成流血负伤,才造成这将近一年的损失。既然你白家要上诉,我姓马的奉陪到底!

  新老爷“哦”了一声说:“你们两家都有理,倒是本官判决轻率了。来人,将白、马两家暂行收押,待我重新调查取证,然后精研律条,细细对照,再行判决!”

  新老爷命人把两家人关进班房,一关就是月余,以至到了清明节也不放人,让他们心里惦着风水宝地却不能亲自上坟祭祖。

  这就轮到傻子上场了。这地方的风俗,女人是不能上坟的。如果女人上坟,那就说明这一家已经绝后,是一件很伤人的事情。白得财和两个大儿子都在蹲班房,那就只能傻子去了。傻子跟着父亲兄长上过坟,程序还是记得的,先给坟上添土,然后摆上供品,点燃香表纸钱,跪下磕头祈祷。至于祈祷些什么,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  古诗云: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可是路上的行人看见傻子的举动,别说“断魂”,连哭都哭不出来,干脆破涕为笑了:因为傻子添的是马家的坟!人们围着那片洼地像看猴戏一样看傻子,傻子却浑然不觉,添了马家的坟,再添自己的祖坟,同样的培土,一丝不苟;同样的摆供品烧纸钱,一视同仁。作完这一切,才抬头给围观的人们打招呼:哥哥也来磕头呀?

  傻子不懂辈分,大家也不跟他计较,只在心里好笑,白得财为两筐土与马家打得头破血流,他的傻儿子却给仇家上坟!白得财知道了还不得气死?

  倒是马大头先知道了傻子上坟的事。清明节不能祭祀祖宗,马大头寝食难安,就用重金买通了看守,趁着夜色溜了回来。老婆说白家的傻子早把坟上了,马大头还不相信,跑到洼地一看,祖坟焕然一新,一堆纸钱尚未燃尽,些许青烟还在缭绕。马大头思忖片刻,连夜回了班房,天色微明就催狱卒速去通报新老爷,即刻撤诉息讼,愿意向白家赔礼道歉,愿意赔偿白家的损失!

  新老爷升堂,问马大头怎么想通了?马大头通报了傻子上坟的事情,情绪冲动地说:“不管傻子是有意还是无意的,我都从心里感激他。我们这些人,自以为精明强干,其实连个傻子都不如!不就是两筐土吗?何必伤人伤财。回去我就从坟上取土,还给白家!”

  白得财也早坐够了班房,连声叹息着说:“那两筐土,我是不要了。傻儿子为我解了班房之苦,我也感谢他!”

  新老爷把他两家的能干男丁长时间羁押,就是为了熬他们的性子,让他们饱尝缠讼之苦,然后自行撤诉。现在冒出个傻子无意间的配合,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,便说:“看在傻子的分上,我就准了你们撤诉息讼。不过我要告诫你们,风水之说,纯属无稽之谈。这一年你们为了官司,家里耽搁了买卖,外边还要花钱打点衙门官差,各自损失不小,祖坟风水怎么不予保佑呢?今后都学学傻子,多一点宽厚,少一些计较,安心营生,才是生财发家的根本!”

上一篇: 风水民间传说故事集锦篇一

下一篇: 风水民间传说故事集锦篇三

最全的算命、预测、八字、四柱大全